非常长且无聊,是今年比较喜欢的片段们。

请大家看看Ianike吧!!!!!

明年我们都将更好。


一月:


雷斯顿下着雨。

Eric Byer浑身湿透。

他匀着气站到信箱边,有信的一角从铁盖中露出来,和Eric一样被雨打得湿透。

Eric拉下外套拉链把连帽衫遮到信箱之上,小心地取出信封。邮票来自于所罗门群岛,仿佛是汪洋大海在眼前展开。他一路走上门廊,打开屋门,用随意擦干的双手打开信封封口。

“Dear Eric:

展信佳。”

Eric的唇角动了动,弧度扩大,直至被确切定义为“微笑”。他放下信,抬头透过斑驳树影望向窗外,晨曦划破天际的黑暗。...


旧文归档(文笔开始变得令人难以忍受)。

是一个长篇的番外,这个长篇凉了。

他们在这间破败的安全屋里躲的时间长过了以往应有的限期。

Marta Shearing意识到Aaron Cross正在等待着什么。但她没问,Aaron有时候会主动告知她,关于他们的行程或是一些推测,甚至是Kenneth Kitsom可笑而悲惨的早年生活。但还有一部分作为Aaron Cross的过去不为人知,他很少提起他们做的事,那些特工,那些任务。

一开始远在亚洲时Marta会问,在那时她已经发觉自己是知道得更少的那个人。很快她发现Aaron刻意地精简语言,更多时候沉默。他只提到过三号,在提及对方的死亡时面无表情。...

一个段子,这篇长篇凉了

喜欢看Ian将Mike噎得说不出话的模样

也不知校方何时如此重视物理系了,更将这种公开讲座的殊荣给到Ian Donnelly身上,他估摸着除去本系生应该还有其他学生单纯出于好奇而前来听讲,因而也未在课程上设置难度。

他绕来绕去最终还是选择了比较能唬骗外人的宇宙起源史,权当科普讲座了。

行将结束之时突然有学生起身:“Dr. Donnelly,我想问个问题。”

Ian已经打算将眼睛摘下,但他没有:“你说。”

“我们为什么选择物理?”

Ian被这个问题的庞大性震住,他顿了顿,后转露出笑容:“我原以为你们在座各位来到这里便都明白自己的目的。”

他站在那里缓了一会...

旧文归档


二战AU,并且白五与Ianike联动。设定:Mike Shiner是Eric Byer的弟弟。


压榨狐狸老师或可得前文(。)


Col.Byer转动门锁时Mike Byer正在房间里抽烟。皮鞋落在松木地板上,指间的藏黑烟灰恰好灼伤了窗台几乎同样颜色的大理石。


“你在家?”


“当我不在。”


“把烟灭了。”


没有。


Mike听见窃语声,灵巧的蝶翼微颤了自门廊飘逸而来落到窗上,化成结了水珠的晶体。


“你又带了谁回来?


“你的一夜情人?还是你的战场弃子?”


“闭嘴。”


矮小的男人循声站到走廊最深处的房门口,缭绕的烟雾被男人...

有缘再见

白五赤道小站营业正常,但因主催个人原因ENJR衍生合志将推迟通贩。2019年之前一定会开启预售。

在这里为各位等待许久的圈友们致以诚挚的歉意。

Hebe_Jiang

他们的故事贫瘠而温暖

© Hebe_Jiang / Powered by LOFTER